<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
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晨光已熹微 > Chapter361 自尊被践踏(致谢爱在微风细雨中散步)
    夏新予见于泽然一直盯着那图片不放,心照不宣地淫笑道:“怎么样,身材还不错吧?”

    于泽然一把关掉网页,将手机丢还给对方,冷哼道:“没兴趣!”

    说罢抓起笔记本,转身快步走出会议?#36965;?#31455;有?#33268;?#33618;而逃的意味。

    夏新予莫名其妙地努了努嘴,“发什么疯,我还没看完呢!”

    他又径自打开网页,津津有味地看着那组图片,待看到方华?#30452;?#19978;的刺青时,他不由好奇地大声喊起来,“咦,泽哥,这女人?#30452;?#19978;竟然刻了你的名字,该不会是你的爱慕者吧?”

    于泽然听见这话脚步一?#24590;模?#38505;些被自?#21898;?#20498;,手中的笔记本没?#26790;?#36300;落地上,发起啪地一声巨响。

    会议室里还未散去的人听见声响,纷纷转过头来,奇怪地看着于泽然。

    于泽然只觉得脸蛋火辣辣的疼,连忙捡起笔记本,挡住脸飞也似地冲了出去。

    夏新予连忙追了几步,“诶泽哥你别跑啊,我?#35874;?#36824;没说完呢……”

    于泽然听见这话跑得更快了,活像身后有疯狗在追赶他似的,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夏新予见追不上了,无奈地停下脚步。

    他挠了挠头,喃喃地说道:“他跑啥啊?我不过是想告诉他他裤裆拉链没拉上而已……”

    这头于泽然匆匆开车逃出了办公大楼,漫无目的地在马路上狂奔着。

    此时他的手机屏幕蓦然亮起,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于泽然只觉得这铃声莫名的刺耳,这是方华特地为她自己设置的手机铃声,让于泽然一听到这声音就知道是她的来电。

    ?#31508;?#20110;泽然觉得没多大点事,就由她玩去了,毕竟小女人嘛,偶尔还是要纵一纵的。如今他忽然后悔起来,觉得?#31508;?#30340;自己一定是脑袋被门板给夹了,才会蠢得如此纵容这个女人。

    于泽然咬咬牙,一把抄起手机,刚想把她的号码拉黑,却不知怎的竟鬼使神差摁了接听。

    手机那?#30636;?#27809;有传来方华柔媚的声音,反倒响起一道桀桀的笑声。

    “于二少是吧?你知道我是谁吧?”

    于泽?#24187;?#22320;一下踩了刹车,险些没撞到路边的栏杆。

    他顾不上后面不停响起的喇叭声,沉声问道:“你是谁?”

    李洪生冷哼一声,得意地笑道:“一个给你戴了绿帽子的男人,怎么样,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帮你照顾你的女人?”

    他也是在狠狠折磨方华的过程中,才从方华口里得知她竟然是于泽然的女人。

    这个意外的消息让李洪生惊喜不已,没想到他无心之下竟然给仇人带了绿帽。

    这无疑让他心里的恨意稍稍缓解了些许,只是这还不够,唯有让对方承受到双倍的痛苦,方能解他心头之大恨。

    因此在折磨完方华的身心后,李洪生又迫不及待地拨通于泽然的手机,用言语来狠狠羞辱他,凌迟他作为男人的脸面和自尊。

    试问有什么事情能比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玩弄更让一个男人觉得羞耻的呢?

    李洪生就是要让于泽然在自?#22909;?#21069;抬不起头来,让他悔不当初,谁让他瞎了眼睛竟然?#21307;?#20027;意打到自己身?#20384;?#21602;!

    于泽然听见这话果然气得脸色阴沉,看着前方挡风玻璃的眼神里满满都是杀气。

    他狠狠?#25112;?#25331;头,?#30452;?#19978;的青筋根根凸起,显然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当场发飙。

    于泽然冷冷地说道:“李洪生,你想怎么样?”

    尽管对方没有自报姓名,但于泽然已经可?#27901;?#23450;这个人一定就是李洪生。

    他冷冷地勾起嘴角,他还没去找他麻烦呢,这个?#20185;?#39740;竟然敢主动送上门来,什么时候他于泽然竟然弱到可以这样任人欺辱了?

    就算不为方华,他也不能容忍自己的自尊如此被人践踏!不然传出去他还有什么脸面在江湖上行走啊!

    李洪生桀桀一笑,慢悠悠地拍了拍方华的翘臀,“对老子说话?#25512;?#28857;,你女人现在还躺在老子床上呢!不想她被老子玩死就乖乖听话!”

    方华咬着唇一脸惊恐地看着李洪生,尽管她心里有一万个冲动想要开口向于泽然求救,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即便她跪着求他于泽然也不会来?#20154;?#30340;,只会让她死得更快!

    因为如今的方华,在于泽然眼里不过只是一个让他徒增羞辱的累赘罢了!

    她太了解于泽然了,对于没有用的废棋,他从来都是弃之若?#33268;模?#19968;点都不会顾念旧情。

    更何况她如今往他头上扣了如此?#36867;?#27833;的一定高帽,让他沦为整个上京城的笑柄,他心里一定恨不得自己去死,又怎么可能会出手相救啊!不补上一刀已经是大发慈悲了。

    方华越是想得通透,心里就越发悲凉。

    她觉得自己的前路一片黑暗,不知道哪里才找得到光明。

    她眼神空洞地盯着天花板,任由李洪生冰凉如?#26087;?#20284;的老手在自己身上四处游弋,不再有半?#31354;踉?#30340;念头。

    ?#28909;徽踉?#26080;望,她又何苦多此一举呢!与其?#36361;?#26469;让这?#20185;?#39740;越发的兴奋,还不如像个木头一样无动于衷,兴许他败兴之下就放过自己了呢!

    果然李洪生见方华对自己的骚扰没有丝毫动?#29627;?#26080;趣地收回了手。

    他冷冷地冲电话那端的雨泽然说道:“你?#28909;?#26377;种招惹老子,就要有承受老子怒火的觉悟,现在老子被你们害得成了废人,这个仇要是不报老子咽不下这口气!”

    于泽然此时也慢慢冷静了下来,他冷笑道:“有种放马过来!”

    说罢啪地一下挂掉电话,将手机狠狠甩到?#22868;?#39542;上。

    身后不断传?#21019;?#20419;的喇叭声,于泽然狠狠地爆了一句,“Shit!”

    他启动车子,咻地一下冲了出去,连闯了好几个红灯飙回了他在上京城的四?#26174;骸?br />
    这个四?#26174;?#36824;是当年于老爷子留给于邵民的,于邵民去了疗养院后,便成了于泽然的窝。

    田承军虽然眼红这套宅子,但到底碍于面子,不好夺底下人的东西。

    他本来在等于泽然主动将宅子产权送过去,只是无奈宅子的名字是于邵民的,于泽然并没有处置权,即便想?#32479;?#21435;也没那个权利。

    田承军心里暗恨,直骂于邵民占着茅坑不拉屎。

    都半只脚踏进棺材了,还霸着这些好东西不放,真是暴殄天物。

    但他也?#33618;?#39554;骂而已,并不能真的将宅子夺过来。

    于氏虽然倾覆了,但于老爷子到底是对国家民族有过重大?#27605;?#30340;人,他们不能在他百年后,剥夺他的子孙。

    这事要是传出去,必定会被人戳断脊梁骨。

    因此田承军最后还是遗憾作罢了!
内蒙古快3直播开奖
<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
<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