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
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护国公 > 第四八八章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四天后。

    南京。

    “此风断不可长!”

    户?#21487;?#20070;陈子龙坚定地说道。

    那些阁臣们纷纷点头。

    广州之变的消息在当天就送到香港,因为此时仍旧在向北的沿?#35835;?#25511;制下,三桅飞剪纵帆通讯舰第三天就把南洋水师的报告送到厦门。然后接力传递的通讯塔,用不到两天时间传到南京,这份报告立刻引发内阁的大讨论。很显然内阁这些?#19968;?#22312;这个问题上都是站在乡贤们一边的,尽管他们也知道,这是?#21387;?#19996;直接送回到朝廷手中,而且他?#24378;?#23450;?#19981;?#20511;此对桂王落井下石,但是……

    那也不能支持工人。

    这是一个屁股的问题。

    “不论桂王治民如何,不论广州工厂主对工人待遇如何,这种工人自行结党以罢工,游行,乃至bao乱手段破坏秩序的行为,必须?#20384;?#25171;击以?#26377;?#23588;!”

    刑?#21487;?#20070;杨鹗说道。

    “那工人应该如何为自己争取权利?”

    杨庆问道。

    ?#20843;强?#20197;通过?#25512;?#25163;段,?#28909;?#25214;工厂主协商,如果工厂主不答应他们大不了不干,工厂主肯定不想他们走的,他们的财?#22351;每抗?#20154;的工作换来,如果工人不给他们工作,他们同样无法获得财富。双方完全可以协商一个双方满意的结果,为什么?#19988;?#20197;这种极端方式呢,国家自有律法,任何人都必须遵守法律,若工人皆如此国家岂不是乱了?”

    兵?#21487;?#20070;堵胤锡说道。

    “若工厂主就是不答应呢?”

    杨庆说道。

    “那就不干好了,广州又不只有一家工厂,就算工厂都一样,还有那些种植园可?#38405;?#29983;,实在不行还可以去殖民地。”

    陈子龙说。

    “但如果走不?#22235;兀俊?br />
    杨庆说道。

    事实上广东咨议局禁止那些工人随便出海。

    倒不是说怕他们跑去殖民地,实际上他们也鼓励工人去河仙?#21738;?#20010;殖民地,倒是工人不愿意去,乡贤们怕的是工人都跑去朝廷控制区。

    那些乡贤们已经知道?#25237;?#21147;的宝贵,他们搞蚕吃人一是为了扩大经济作物的种植面积,二是把尽可能多的?#25237;?#21147;赶进他们的工厂。毕竟原料不是最缺乏的,丝绸产业有限,最重要可以说市场无限的是棉布,而棉花可以大量从印度进口。但工?#21987;?#22320;方进口,尤其是?#23601;?#36825;种?#21414;?#33021;干勤劳善良的工人,而杨庆在周围的土改,对他们最大的威胁就是?#21387;?#20154;抽走。所以去河仙殖民地的只能是他们组织的真腊公司的,没有官方许可,桂藩的普通老百姓是不准出境的,那些地方民团就跟邦联的捕奴队一样就是专门抓流民。海上偷渡也在严防死守,反正渔业?#37096;?#21046;在那些渔?#20801;?#20013;,就连香港岛对面都有民团在巡逻防止有?#36865;?#37027;里跑。

    至于辞工……

    如果没有殖民地可去,那些工人就算辞工还能去哪儿?

    回乡吗?

    他们本来就是因为家乡土地被地主收回而不得不到广州谋生。

    那么剩下只有进山当逃户了。

    但逃户?#24187;?#22242;抓住,会被直接当奴隶卖到煤窑和铁矿的。

    不要小看乡贤们的智慧,他们在剥削方面总是天?#38472;?#28385;,刁民们?#21738;?#28857;小?#21414;鰨?#22312;乡贤们的智慧面前完全不够看的。更何况在广州辞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辞工?#38376;?#20607;工厂主们的?#40535;В?#24037;厂主教会了工人工作,让他们有了一技之长,却在学会后就不干了这说不过去吧?更何况一个工人辞工会造成一个岗位缺人,至少短时间?#28909;比说?#35823;产量,工厂主们也是要承受?#40535;В?#25152;?#38405;?#20123;辞工的不但拿不到工钱,还得给工厂主们钱以赔偿?#40535;А?br />
    敢不给?

    人家护厂队的枪是吃素的呀?

    珠江里面天天都能看到浮尸,虽说都是自杀的,但被自杀对于乡贤控制的广州也不是什?#21019;?#19981;了。

    但是……

    “那也不能无视律法啊!”

    陈子龙说道。

    “不做安?#25429;?#27533;,犹效奋臂螳螂?”

    杨庆说道。

    “呃!”

    陈子龙闭嘴了。

    “诸位,?#20384;?#23454;?#20826;?#35748;吧!其实就是你们害怕了,你们害怕有一天你们?#21738;?#20123;工厂里,工人?#19981;?#26377;样学样搞罢工,搞游行,甚至干脆造你们的反!但诸位请记住,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当年有人喊着不做安?#25429;?#27533;,犹效奋臂螳螂,结果就是李自成把他们都夹出脑浆子。现在广州发生的事情也一样,?#28909;?#37027;些工厂主?#21387;と说?#29298;口,那也就别怨那些工人把他们扔到脚下?#20154;潰?#35828;到底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恨。”

    杨庆说道。

    “护国公何故维护乱民?”

    杨鹗很干脆地质问道。

    他们当然都已经很清楚,杨庆这次是支持那些工人的。

    但他们也并不想妥协。

    因为这种政见之争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杨庆这个人并不在乎别人在合法范畴內反对他,而广州之事也的确不能纵容,真要都像广州那些工人一样,那以后还怎么搞工厂?说到底大家都是有工厂的人,要是广州的工人不严惩,江浙的工人也学会用罢工游行来说话,那……

    那简直荒唐!

    广州的工厂工作十八小时这都是尽人皆知的,要不然人?#39029;?#26412;怎么低呢!

    但江浙也?#22351;?#20110;十二小时啊!

    杨庆的工厂是十小时,但杨庆的工厂都是?#39318;?#31995;统,他和民间并不是一个系统,他的工厂通常只招收?#39318;?#30340;工人。但其他新兴资本家们,他们的工厂一样竭尽所能压榨,他们的工厂基本上全是两班倒,一般十天轮换一次,轮换时候一个直接上二十四小时。他们的工厂也一样是监工带着鞭子巡视,想在他们那里辞工也一样是有一堆手段的,唯一的区别是他们的工钱不至于让工人吃地瓜,但也仅仅维持在比佃户略好一点的水平。

    如果说广州工厂主的心是黑的。

    那他们的心也不红啊!

    资本家都是一样,不能指望他们有谁会是大?#36843;耍?#20182;们的原则就是在条件允许的?#27573;?#20869;,尽最大限度地压榨工人。

    所以……

    这件事真不能妥协。

    “维护谈不上,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但目前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尽快平息此事。”

    杨庆说道。

    那些阁臣们对?#35828;?#26159;赞同。

    “首先桂藩得撤了,桂王的?#38712;?#23601;是保境安民,如今明显已经是严重失职,他都?#24187;?#36880;出自己藩城了,还有何资格再治民?#25239;?#34281;撤藩,召桂王入京,如今建州卫各部已经开始返回其地,辽东接下来将空出,给他在辽东划一块地移藩。他与福王同为陛下堂叔,也给他和福王相同,就以广宁作为他的藩城,大凌河以北,医巫闾山以东,辽河以西,辽东边墙?#38405;希?#36825;一片划给他作为藩地。”

    杨庆说道。

    阁臣们表示这个处置很满意。

    就这样桂王由广州的?#34987;?#37117;市被这些无良的?#19968;錚?#19968;竿子支到遥远的辽西去了,可怜广宁目前基本上可以说一个活?#21987;?#26377;啊!

    他还不能反抗。

    实际上杨庆还不知道,这时候桂藩护卫第一次反攻广州已经惨败,而且几乎看不到胜利希望。

    毕竟城里有的是粮?#22330;?br />
    撑一年都没问题。

    而?#19968;?#26377;兵工厂,仓库里的弹药和原料不比韶关要塞少,这里本来就是后者的后勤基地,桂王和广东乡贤们的标准是韶关囤积不?#20742;?#19968;年的作战物?#21097;?#32780;广州囤积不?#20742;?#20004;年的各种原材料,现在那些工人只需要把这些原料加工出来就?#23567;?br />
    这个他们最擅长。

    所以打不下广州的桂王,真没能力应付杨庆的落井下石。

    他只要不傻就会听话的。

    然后他就可以被扔到辽西开荒了。

    此时明军只是到了锦州,留下大凌河外辽阔土地,给建州卫的奴才们和科尔沁部的蒙古骑兵,负责给他们猎杀残余的神军,估计再有半年就可以清理干净了,然后建州卫的奴才们退回山林,紧接着桂王北上开荒,不过护国公不好让他一个人去的……

    “桂藩属臣辅佐失职,通通跟随桂王一起贬往藩地!”

    他说道。

    “那护卫如何处置?”

    堵胤锡问道。

    “桂藩护卫编入陆军,原本的将领统统强制退役,?#28909;?#38470;战第一军去广州,但不要进攻广州,把双方?#25351;?#24320;,无论如何处置先停战再说。我亲?#38405;?#19979;去处理此事。”

    杨庆说道。

    这种事情必须得他亲自去。

    其他无论哪个阁臣,甚至包括他?#21738;?#20123;大将们,去处理都有可能采取强硬手段镇压,这些?#19968;?#23545;广州乡贤们落井下石是一回事,但在对待工人的态度上,他们是肯定不会有什么本?#20160;?#21035;的。在这些完全一丘之貉的新兴资本家看来,广州工人此举无异于大逆不道,不把这股歪风邪气狠狠打下去,今天广州工?#22235;?#22240;为待遇问题造广州资本家的反,明天江浙工人就会因为待遇问题,也走上街头造他们这些人的反。

    有他的命令也没用,这些人有的是办法故意激化矛盾,然后把那些工人坐实了造反,他们再去快快乐乐地镇压杀个人头滚滚。

    让江浙工人都老实点!
内蒙古快3直播开奖
<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
<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