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
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异界追魂使 > 第六四四章——死而复活 事出有因
    贲铩羽瞪着我忽然狞笑起来,“嘿嘿,臭小子长本事了,也让你见?#37117;?#35782;老子的能耐!”他说着开始不停的吸气,于是乎肚皮越来越鼓。

    “哈!又拿蛤蟆功来唬人呀?”我知道他的这个功法挺厉害的,不等他运功完毕便连出两掌。

    贲铩羽只能出掌相迎,嘭嘭两声震得他退出十多步去;先前他是双掌、我是单掌,这时是单掌对单掌所以他?#35828;?#26356;远了。

    贲铩羽稳下来叫嚷道:“小崽子,有本事等我运完功的咱们再打。”

    “哈哈我没有本事呀!所以只能如此”我运足功力猛出一掌。

    这一掌去势甚急,他想不接都不行,一声闷响震?#26790;?#27668;飞流、贲铩羽也踉跄着退出好远。

    我回头看去见贝露露?#28909;巳创?#24471;甚是艰难,龙宾不知道从哪弄了把刀独挡三四个人、一点上风占不到,利加雅呼喝连连却也只能拒敌却不能?#35828;校?br />
    贝露露的功力算是他们三个人中最高的,但是她面前围了七八个人,左右牵制也使得她无可奈何;而对方还仙着六七个人,在旁虎视眈眈伺机偷袭。

    赵平安却和?#23433;?#27809;事儿似的站在我身后,这?#19968;?#36824;一脸饶有兴趣的看热闹,我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奶?#20572;?#20320;怎么看热闹呀?”

    这个肥猪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我得保护?#23433;?#21307;生呀!这些人好像就是冲着他来的”

    “放屁!”利加雅气得骂道:“天魔族人都被我们挡住了,能?#35828;嬌安?#20808;生吗??#36864;的?#32966;小没用吧!”

    “你有用?”赵平?#19981;?#20102;一句,“这么半天没看到你打倒一个,真厉害呀!”

    “你懂什么,这些都是高手”利加雅说话分神,立刻便有两个天魔族人攻到她身侧。

    我怕她抵挡不住急忙运起?#21738;?#21151;打去,狂风骤起、把那两个?#19968;?#25171;得直飞了出去。

    我刚想再帮龙宾一掌贲铩羽又冲了?#20384;矗?#36825;?#19968;?#36225;这工夫运足了功力,大肚子涨得跟皮球似的、挥掌当胸打来。

    我运足功力迎上去,这一声大响震得耳膜发疼,一股大力涌来我不由得退了两步。

    但是贲铩羽也没好到哪去,他也退了两三步。奶奶的,难道说我的功力增长了许多,还是胜不过他吗?

    趁他立足未稳我立刻挥掌打去,待到贲铩羽出掌时我的第二掌也跟了上去;嘿嘿、上次我就是用这个法子赢的他,今天再次奏效,贲铩羽架不住我两掌连击腾腾退了几步。

    王?#35828;埃?#32769;子今天倒看看你是怎么复活的?所谓兵不厌诈,我立刻抽出妖圣剑飞身扑过去。

    贲铩羽停步狞笑,“你小子找死!”立时出掌打来。

    他以为我在空中无法闪躲,其实我早防着他这招呢!见他抬手立刻向?#24405;?#22368;,脚尖落地便窜了过去横剑就砍。

    贲铩羽急忙后跃闪躲,但是妖圣剑只剑芒就有一丈多长,他速度再快也躲不开啊!一声痛呼声中他的?#20063;?#22823;?#35753;?#20986;殷红色的鲜血。

    “小兔崽子,你竟然使诈”贲铩羽骂声未绝又有十几个黑影从结境方向迅速?#20384;礎?br />
    特么的,对方的人越来越多,不好办啊!我正在犹豫时忽听利加雅一声痛呼,回头看时见三个天魔族人已经攻到了她的身前,而她却踉跄着后退似乎是受了伤。

    我正要赶回去救援却看见赵平安像个人肉炮弹一样弹了出去,嘭嘭两拳就打飞了两个天魔族人,剩下一个惊呼着顺手一刀砍过来。

    平时看奶?#22836;?#20046;乎笨呵呵的,这时却敏捷得很、一掌打出后发先至,居然把那个天魔族人直接拍到了地上。

    这?#19968;?#31435;刻来了精神,拍手大叫:“来啊不怕死的?#20384;?#21568;?”

    我靠!这个死奶?#20572;?#25630;得我哭笑不得。背后脚步声响我急忙回头,见那十几个黑影已经到了近前,?#27605;?#19968;个瘦小的老头竟然是天魔族大护法多朗介。

    “臭小子,又是你”多朗介看到我不禁愣了一下。

    “是我怎么了?”我笑着问道:“你是怎么搞的呀,上?#25991;?#20174;背后打了贲铩羽一掌怎么没打死他呢?你的功力也太稀松平常了吧!”

    多朗介微一皱眉,“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会打贲长老?”

    “哈哈别装?#22235;悖?#37027;次应该是在赤木吧,如果不是你从背后打了贲铩羽我怎么能?#35828;?#20182;呢?”

    贲铩羽闻听立刻推开帮他包扎伤口的人、一瘸一拐的走过来,“多朗介护法,这小子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抢着说道:“难道你自己一点都记不住了吗?咱们俩面对面交锋,谁在你身后来着?”

    “贲长老别听他胡说八道,”多朗介急急的打断我,“这个小混蛋在挑拨离间,你可千万不能中了他的诡计!”

    “哈哈,你这是心虚了吧?否则你的脸怎么变色了?你的眼皮抖什么呀?”其实他的面皮发黑?#36864;?#26377;些变色也是看不出来,眼皮更没有抖,我是故意这样说的。

    多朗介果然中计下意识的摸了摸眼皮,贲铩羽看到更加怀疑了,“多护法,你为什么暗算我难道是为?#22235;?#20010;女人吗?”

    “贲长老,你千万不要乱想,这小子在我先杀了这个小混蛋!”多朗介纵身跳起在空中出掌打来。

    嘿嘿,原来这两个老?#19968;?#22312;争女人呀!怪不得多朗介在背后下黑手,这是典型的小人啊!

    对于这种人我向来不会手软,奋起一掌迎上去。实力就是实力,贲铩羽还可?#36234;?#20303;我的炙天功、多朗介可就不行了,一声闷响后立刻倒飞了出去。

    不过他的功力也算不错了,居然能双脚先着地,但是下巴上的花白胡须都被烧得卷成了一团。

    多朗介自己也闻到味不对了,急忙伸手?#24187;?#36825;下好、像是被褪毛的鸡变得光溜溜的了。

    “混蛋!”多朗介气得大骂,一双蓝眼珠恶狠狠的瞪过来,“你惹恼我了!”

    “哎哟我去!你恼了又怎么样?”我笑着问道:“想杀我呀来吧??#34987;?#38899;未落左侧忽然传来一股劲风

    。
内蒙古快3直播开奖
<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
<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