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
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祸国妖妃不倾城 > 第六十九章隐瞒受伤
    他转身听着闲乘风继续说道曾经的摘星阁中做主的事阁主东方鼎和夫人缪于归然后是东方宁玉最后才是我就算我是他们的义子终究比不上亲生女儿的东方宁玉原本夫人缪于归教给虞令主和虞轻歌的本事没我高明阁主东方鼎教给我的武功没有东方宁玉的高明但是缪于归教给东方宁玉的苗疆蛊术东方宁玉并不愿意学所以她转之教给虞令主和虞轻歌而东方鼎的武功东方宁玉虽然天资聪颖但是从小练习不勤也没我了解的深刻

    说了半天慕容竞并没有听出自己想要的东西他问道所以

    你和其他四个少使同是东方鼎的关门弟子但是我是他的义子所以你们学的武功没我厉害而东方宁玉是他的亲生女儿所以我学的又没有东方宁玉厉害所以我要摘星阁历届阁主相传的武功秘籍以及那份被禁止修炼的的名?#23567;?#24536;川的秘传内功心法东西究竟藏在哪里只有东方宁玉知道

    听完闲乘风说的话慕容竞?#20102;E?#20037;久不语他记得他曾经闯入老阁主东方鼎的房间无意之中触碰额某个机关之后就传闻老阁主修炼了禁练的内功心法但是他触碰的机关好像只是暗格的第一层而已

    想好了吗闲乘风问把东方宁玉交给我往后在你重回锦城的计划之上我还可以提供你需要的帮助

    若是我拒绝你就会转而投入于我对立的四?#39318;?#25110;者五?#39318;?#21738;里是吗慕容竞问

    闲乘风笑了笑道?#26263;?#20154;的敌人自然就是朋友了

    闲乘风话音?#31456;?#31449;在对面的慕容竞缓缓拔出长剑他自然听懂了闲乘风的意思只听他说道如此只能今夜做个了断了

    闲乘风收了笑意说道看来是谈不拢了

    话毕二人再次交手这一次双方都是互不相让刀剑碰撞的声音更加激?#36965;?#21313;?#21018;?#19979;来二人身上都挂了彩

    闲乘风看了一眼手臂上的剑上他冷眼看着慕容竞道我以为你虽作为东方鼎的关门弟子我的师弟但毕竟没有学过更深层的武功敌我不过但是却忽略了你有东方宁玉这个后招她自会教你

    被闲乘风说破慕容竞也不隐藏他说道学了你没学过的武功还是没能快速解决你没什么好让我骄傲的说完再次提起长剑朝着闲乘风袭去

    再次交手闲乘风终于敌不过他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朝着慕容竞身上撒去慕容竞并未看清楚是什么但是为了躲避闲乘风的动作转身一躲这一躲便给了闲乘风逃脱的空隙他迅速脱身施展轻功离开身影消失不见声音传入慕容竞的耳中他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等着你自己亲手把东方宁玉交给我

    听着闲乘风离去时留下的话慕容竞还是?#34892;?#30097;惑闲乘风究竟对着自己撒了什么

    阁主夫人缪于归教授过他医术和蛊术慕容竞是知道的分明看见闲乘风拿出一个瓶子但是并没有看见朝着自己撒来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慕容竞看着身上流血的伤口迅速封住穴道让血?#21644;?#27490;流出随后立刻做下用内力调理片刻之后确仍旧没有发现自己身体有什么不适也只能作罢

    他拿着剑跨上马再次赶往栖身的那个破庙

    闲乘风受了伤今夜能跟着自己到这里说不定他们藏身的地方早就被发现那现在东方宁玉是否已经被他另外安排人带走

    想到这里慕容竞抽打马儿的鞭子更加用力

    不应该没有找?#21073;?#33509;是找到了东方宁玉在哪里还需要现在来?#39318;?#24049;吗

    不管如何现在赶紧回去这里是不能再呆下去了要赶快出城南下灵悦台

    夜色沉沉街上依然空无一人东方宁玉静坐屋内手中握着的匕首紧了紧

    你怎么还不回来东方宁玉小声说道无人知晓她此刻心中有多么着急

    忽然砰地一声门房大开巨大的声响吓了东方宁玉一跳从来慕容竞回来不会发出这?#21019;?#30340;动静以为来着是其他人宁玉一惊立刻起身手中匕首出窍随后便听得有男子沉稳的声音并着关门声说道别?#25314;?#26159;我

    宁玉舒了口气才放下心来收回了匕首眼眶微微湿润说道你终于回来了我?#38376;¡?br />
    路上?#34892;?#32829;搁已经没事了我们?#24613;?#19968;下明日就可以出城了慕容竞边说着边退下已经脏了的?#36335;?#19996;方宁玉站立一边依旧手足无措慕容竞微微退后几?#21073;?#21676;牙忍着疼痛将有已经半凝固的血衣脱下已经满头大汗

    今日做工?#34892;?#33039;我去洗漱一下你先休息不用等我了慕容竞?#32479;?#30340;声音说着不?#20197;?#29369;豫快步拿?#25490;?#23376;出去

    欸东方宁玉想说些什么却听见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她捂着?#30446;ڣ?#23558;匕首紧紧握住摸索着继续坐在床边

    她看不见也没办法跟出去但是她能察觉?#21073;?#20170;天的慕容竞很不一般他从来不会避讳自己的哪怕平时?#19981;?#26377;一些许受伤

    东方宁玉安静的等着她也是习武之人哪里会闻不出这血腥味儿

    但是他不说东方宁玉不敢问

    片刻之后慕容竞终于进了屋子看着床上蜷缩着得人上前去挨着东方宁玉?#19978;拢?#24863;受到后背一阵温暖东方宁玉紧闭假寐的双眼睫毛微微抖动一番她听见身后男子的?#37202;?#22768;

    是不是闲乘风的人追来了东方宁玉开口等着慕容竞的答案

    不是现在已经看不到找我们的人了慕容竞回答

    受伤不是因为躲避闲乘风的人那是为什么

    慕容竞继续解释道不是说了吗因为今天做工?#34892;?#33039;

    撒谎东方宁玉拆穿道我是眼睛看不见但是我嗅觉还是很灵敏你今天受的伤比往日重很多不要告诉我是什么搬运东西的时候弄伤的这?#21019;?#30340;血腥味想必是流了很多血慕容竞究竟是怎么伤的
ɹſ3ֱ
<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
<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