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
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 第951章 索性明着来
    媳妇真是不错这个都观察到了薛文宇点了点头

    宇哥啊你说这种情况算怎么回事是不是他们误会了什么牧莹宝很是认真的分析着

    看样子梅花筒暂时是用不上了

    她并没觉得遗憾又不是?#19981;?#26432;人变态的杀手只是觉得?#34892;?#24847;外而已

    这样大的阵势竟然虚惊一场

    答案应该很快就有了要逛逛么还是回客栈薛文宇也不确定到底怎么个情况啊

    上次他带人来查她的底细还带着一群手下呢也没见到这样的情形啊

    这次来就只是跟她两个人反差就如此的大

    趁着白天咱先搬?#36965;?#25105;那个家好几年没住人要收拾收拾呢牧莹宝说到

    已经决定了住那个家里那就别耽搁了

    二人从酒楼回到客栈的一路就是在瞩目中回的

    虽然很多人掩饰的还算不错却还是不够自然

    抬脚一进客栈牧莹宝差点脱口而出我勒个去搞什么啊

    客栈底下的大厅内也跟酒楼那边一样的坐满了人看到她二人也同样是一脸的戒备其中有一些还是一怔低头展开?#31181;?#30340;一张纸不相信的再抬头朝她二人看

    ?#19978;?#20877;看时已经是背影了

    喂看清楚么是那俩么怎么跟画像上的不一样

    ?#36335;?#26159;一样的年龄也相仿

    脸型和体型一样的大厅内的?#35828;?#22768;窃窃私语着

    牧莹宝二?#21987;?#30475;到掌柜的和伙计想着应该是躲起来了

    回到房间牧莹宝立马查看屋内的物件走之前特意做了记号的

    很好没人动过

    她走到门口大声的招呼着伙计

    片刻后一个伙计一脸忐忑的走了进来

    去帮我们套车牧莹宝没有安慰这小子直接对他说到

    伙计听着声音是听过的衣袍也是今个出去穿的但是相貌怎么变了呢

    不用瞎想了昨个住进来的就是我俩你在滦镇待多久了易容术难道没听人说起过牧莹宝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笑着问

    伙计恍然大悟张大嘴巴啊这样啊

    啊什么啊还不赶紧去套车难不成你想替你们东家留客人不成牧莹宝忍不住的逗了他一下

    二位要走伙计一听不敢相信的想确认一下

    嗯你快些去套车吧不然我?#24378;?#33021;会改变主意不走了牧莹宝看着伙计的反应并没觉得好笑

    这个滦镇的人并不都是退隐的江湖人也有别处老家遭灾逃难来此也有来这?#25991;?#29983;计的

    寻常的百姓自然是胆小的

    夫人稍等小的这就去套车伙计吓得连忙应着就往外跑

    伙计跑到前厅犹豫了一下想跟掌柜的说一声那俩客官要走了可是眼睛扫了一圈没看到东?#36965;?#21364;被几十个人盯着看心一慌赶紧低下头往马厩跑去

    ?#24352;?#20960;步就被人拦住跑什么

    拦着的人凶神恶煞的问

    伙计吓得脸都白了滦镇怎么回事他知道但是在里做事有好几年了?#21019;?#26469;没见过今天这种阵势的吓人啊

    伙计哆嗦着用?#31181;?#20102;?#24178;?#25151;那边那那两位客人要离开让小的套套车

    他也知道这些人都是冲着那俩人来的?#34892;?#24110;着瞒一下却不敢

    你确认他二人就是昨晚住进来的那俩凶神恶煞的人继续逼问

    刚刚都在那瞎猜吵的他脑?#20808;?#37117;疼看见伙计了觉得直?#28216;?#19979;不就明白了

    说是易容术伙计没犹豫坦白的告诉着心里想着那位夫人自己都明着这么告诉的应该可以说的吧

    易容术凶巴巴的男子自言自语着你听谁说的

    伙计着急去马厩套车那样的话那俩客人就能赶紧离开客栈客栈就没事了

    不说的话这?#19968;?#19981;会放自己过去又想到自己已经说了这么多了也不在意多说一句那位夫人自己说的

    ?#30333;?#24049;说的真是好奇怪啊凶神恶煞的自言自语伙计见他走神鼓起勇气咬牙从他身边溜了过去

    等那人回过神来还想再问点别的一回头只看见伙计的背影小兔崽子跑的倒挺快

    他走到大厅里清了清嗓子都别瞎猜了他们用了易容术

    易容术你怎么知道的

    居然会易容术果然不是善类

    别吵了出来了正议论纷纷的时候有人急促的提醒着大家

    大厅内立马静了下来气氛就变得更诡异了

    想装作先前那样自然些但是却因为刚刚听到易容术所以忍不住好奇的盯着俩人的脸看

    这女子我怎么看着似曾相识

    对啊是?#34892;?#30524;熟啊有人在?#35828;?#22768;嘀咕

    看他们好像要离开

    什么好像根本就是

    掌柜的不是说他们要住好几天么

    你是不是缺?#38590;?#21834;看到这阵势他们还能住得下去肯定是要跑了

    ?#26696;?#30528;跟着按照咱的规矩到了十里地外拦下他们问清楚牧家宅子那边的事到底跟他们有没有关系太猖狂了居然?#19968;?#20102;咱们滦镇的规矩

    这些人一边说着一边准备随时起身

    这时先前跑开的那个伙计牵着一?#20037;?#39540;?#20302;?#22312;客?#24187;?#21475;就立马闪到一旁去了

    薛文宇把东西放进车厢扶着牧莹宝进了车厢后就坐在车辕子上赶车

    车轮子刚一动客栈里的人就都涌了出来刚好看见车窗帘被掀起那个美貌的小娘子冲着他们诡异的一笑

    一群大男人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各自扭头往两旁看去想装路人甲路人丙

    宇哥啊这些人怎么这么搞笑的啊牧莹宝放下车窗帘笑嘻嘻的对赶车的说

    薛文宇没?#34892;?#31350;竟发生了什么事能让这些人如此紧张如此失态呢

    不知道等下这些人发现他二人并不是离开滦镇而是去那个地方他们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ɹſ3ֱ
<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
<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