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
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皇帝培养手册 > 第405 刘璋的反应2
    费观甚至比刘璋自己都更加明白现在的张任于刘璋军的作用的重要地位

    如今的刘璋只能靠着张任为其抵御金珏军的进攻了

    唉算了?#28909;?#21525;布突然现身益州就证明你和张任此战战败是非战之罪刘璋长叹了一声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宾伯你起来吧你我姻亲孤希望你能够对我实话实说才是

    主公你但闻就是属下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费观面色一整回答道

    刘璋也知道费观的脾气和秉性何况他既是刘璋的表弟又是刘焉的女婿与刘璋的关系之近除了刘璋的儿子之外可谓是冠绝整个益州故此费观说出来的话相比于刘璋手下其他那些说话阿谀奉承之辈的话更为可信

    ?#27604;?#21016;璋生性多疑?#34892;?#33251;属的话未必会听

    那好宾伯你说老实话从目前得到的讯息你?#38405;?#21069;金珏的印象如何对金珏军的印象如何?#20426;?#21016;璋脸色焦急地问道

    老实说想要回答刘璋的这个问题?#34892;?#22256;难

    不知道他的意图就很难给出让刘璋满意的答案

    好在费观甚为了解他的这位表兄的性格想了想便如实回答道主公金珏此人年纪虽小却知人敢任这?#38382;?#38388;内属下已经打听到他居然把自己手下的亲卫们派到广汉郡南部蜀郡?#36744;?#21644;西部地区在各乡里招募士兵现如今蜀郡?#36744;?#21644;西部各县之地几乎已经都被其所控制

    蜀郡西部和?#36744;?#22320;方世家和豪族们纷?#30528;?#24323;家业携家带口地都逃入到了成都城内蜀郡太守王商第?#30343;?#38388;就从这些人的口中探知了具体的详情并将之禀告给了刘璋

    故此刘璋此时从费观口中得知这个消息并不算是意外只能是一个印证

    哦宾伯就算是金珏军控制住了这些地区招募到了数量不少的士兵可这些士兵都是些完没有经过训练的农夫罢了他们就连孤手中的蜀兵都不如更不要说东州兵了他怎么做?#21482;?#26377;什么样的打算呢?#20426;?#21016;璋点点头反问了一句道也是吕布那厮可恶至极他?#30343;?#19982;金珏有仇吗他在并州呆的好好地为什么要来益州为孤添乱呢?#20426;?br />
    最后刘璋还不忘对吕布吐了一句槽他并?#30343;?#19981;相信费观的判?#24076;皇?#23454;在想不通吕布为何突然会出现在益州

    启禀主公吕?#21152;?#37329;珏之间仇怨谈不上说起来按照世间流言的说法吕布如今能够轻松占据整个并州以及河东郡都是出自金珏的计谋何况金珏的大哥金玮已经成了吕布的乘龙快婿他们二人已经有亲戚关系了若是吕布的女儿再在这一两年之内生下一男半女的话他们两军的关系?#31361;?#21464;得更近了

    属下想来也许这个时候吕布选择离开并州对吕布军本身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情也说不定

    至于您问起金珏派遣手下在我益州地方上征募士兵?#30343;n?#35828;实话主公若是换成其他人属下并不担心蜀兵脆弱之前数战已经证明无疑老兵尚且如此就更不要?#30340;?#20123;新兵了

    可是主公您知道吗那个金珏似乎天生?#31361;?#25171;仗似的他简?#26412;?#26159;韩信再生之前三万名东州兵之所以会一下子溃败三分之二的士兵转投金珏军除了吕布这个因素之外也是因为金珏亲自率领的那些新兵在击败了自作主张出兵偷袭他们的泠苞军之后居然采用急行军的方法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不然的话单靠吕布一个人最多也就是逼得我和张任将军主动撤兵而已因此对于金珏这个人的看法属下以为见过的益州诸多才俊当中无人能够及其万一的至于金珏军人才济济出名的将领除了成名已久的成廉之外那两个非常年轻的南阳籍将领魏延和傅彤一个善攻一个善守

    此前张任将军已经败在魏延手中两次了这次他也?#27809;?#25171;开了新都城的城门与其主公金珏带领的新兵们一起冲营费观仔细想了想认真回答道

    刘璋越听面色变得越是沉重

    将不如对方也就罢了可是同样是蜀兵经过训练的蜀兵居然及不上对方刚?#29031;?#21215;到的新兵这让刘璋无论如何都难以置信

    可是最后的战果就是如此

    嗯宾伯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回去的时候?#28909;?#30475;一看张任劝解一下他刘璋又一次沉默了好半天最后却没有表态?#30343;?#21545;咐了一声便将费观?#21364;?#21457;走了

    虽然刘璋没有明说可是费观从其脸色眼神?#31361;?#35821;中看出了一些端倪不过刘璋毕竟是主公又没有对自己明确表态故此费观暂时还不好给出意见

    这一夜对于成都城内几乎所有士?#21987;?#26469;说都是一个?#24187;?#20043;夜而对于老百姓而言除了个别胆小的之外几乎大多数听完之后担心过一阵便开?#25216;?#32493;忙碌起来

    入冬之后贫民都忙着挣钱为家里面添置薪?#24049;?#31918;?#24120;?#21738;有时间和?#34892;?#21435;管益州是否会换一个主人在他?#24378;?#26469;益州是否换主人与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

    若是这个时代的其他人此时与刘璋军作战的话哪?#25134;?#26159;现在的诸葛亮长大二十岁开始担?#25105;?#24030;刺史其?#21355;?#30410;州效果其实比刘璋也就好一两成而已

    诸葛亮?#21355;?#34560;国其吸引人的地方在于上上下?#24405;?#20046;都清正廉明事实上后来蜀国国土面积消灭没有错但是其国内屯田率相对于曹魏和孙吴来说却是最低的

    明明曹操将汉中军的绝大多数百姓都迁移到了?#24615;?#22320;区可是诸葛亮和刘备却都没有在汉中军如此关键的地方大兴屯田这是让金珏最想不通的地方
ɹſ3ֱ
<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
<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