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
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废物你惹不起 > 第300章 我为骆洛神感到不值!
    骆洛神的声音,变得冷如寒冰,她只是吐出了八个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姐,饶了我这一次吧!”骆豹说着,伸开双臂,欲抱骆洛神的大腿。

    骆洛神本来是翘着二郎腿的,她飞起一脚,踢在了骆豹的额?#39134;稀?br />
    骆豹仰面朝天,倒了下去。

    骆洛神穿着高跟鞋,鞋头本来就尖,加上用力过大,顿时把骆豹的额头踢破了,鲜血直流。

    骆洛神指着骆豹,破口大骂:“我的身体,只能俨哥哥方能碰得,你的臭手,还想碰我?再不?#40092;擔?#21057;了你的双臂!”

    骆豹注意到了骆洛神言词的变化,说的是“俨哥哥?#20445;?#32780;不是“你姐夫?#20445;?#26174;然不把他当作弟弟?#21019;?#20102;。

    骆豹更是害怕,重新跪在了地上,哭丧着脸说:“姐,我猪狗不如,饶我这一次吧!”

    骆洛神扭头对夏荷说:“用?#21482;?#24405;音!骆豹要是故意编造或者隐瞒,直接砍掉双手,割掉舌头!”

    骆豹知道这一次骆洛神动了真格,哪里还敢不说实话?就把当时他、严俨、武宫百合三个人的话及?#20174;Γ?#19968;五一十地全说了。

    骆洛神听完了,向夏荷说:“把录音发给我父亲!”

    骆豹魂飞魄散:“姐,父?#23383;?#36947;了,会杀了我的!”

    “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骆洛神抓起茶桌上的一个杯子,朝着骆豹的头部砸了下去。

    骆豹本来可以躲开的,却没敢躲。

    砰地一声,骆豹的头部被砸中,流的血更多了。

    骆洛神唤来保健医生,给骆豹止了血,包扎了伤口。

    然后,按?#31456;?#27931;神的命令,骆豹先把地板上的血清洗干净了,随即跪了下来。

    骆洛神的声音依旧很冷:“骆豹,把你去樱花国享受‘人体胜’的经过,也说出来!”

    骆豹才说了一半,夏荷就说话了:?#21543;?#22827;人,老爷来了电话。”

    夏荷口中的“老爷?#20445;?#33258;然是骆氏家主骆英。

    骆洛神命令夏荷:“开了免提!”

    电话那头传来了骆英杀气腾腾的声音:“洛神,骆豹是杀是剐,全凭你一句话,我亲自动手!”

    骆豹听得明白,吓得直接昏了过去。

    骆洛神知道骆英的话是真的。在骆洛神出生的时候,为了掩盖骆洛神的反常,骆英杀死了他的爱妾——也就是骆洛神的生身母亲。

    骆洛神没有理会昏倒在地的骆豹,说:“老爸,听我俨哥哥说,那个叫武宫百合的人体胜,竟然是个内家高手!我又询问了骆豹前往樱花国的经历,可以断定:人?#20197;?#23601;知道了骆豹的身份,故意把他往邪?#39134;?#24341;。”

    电话那头的骆英说:“洛神啊,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21834;?#25171;铁还须自身硬’。身为骆氏中人,树大招风,很容易被人盯上。关键是自己要擦亮眼睛!你在国外读了两年研究生,也没有出过问题啊!”

    说到这里,骆英补充说:?#20843;?#28982;我早知道这一点,却一直没有提醒骆豹。只有吃了亏,下一次才会警醒。”

    骆洛神说:“骆豹犯下这个错误,不?#22836;?#26159;不行的,否则,他就会变本加厉。在我看来,应该关他几天禁闭。老爸以为如何?”

    骆英说:“你先关他三天,三天后,我派人把他接回家来。”

    ……

    李氏家主李开源的生日地点,设在了京都的观云大厦。

    观云大厦一共八十八层,李氏是主要的控股方之一。

    在顶层的一间总统套房内,李氏继承人李岩站在落地窗前,俯瞰京城,若有所思。

    忽然,门开了,一个娇慵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的好哥哥,什么时候你方能让我见到嫂嫂呢?”

    说话的,自然是李岩的妹妹李榕。已是初秋,她依然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

    李?#26131;?#36807;身来,笑了:“妹妹什么意思?”

    李榕说:“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以前的时候,你一片?#25307;模?#37117;在骆洛神的身上。但是,现在骆洛神已嫁为人妇,你再因骆洛神而不成?#36965;?#23601;没有意思了!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李岩面不改色:“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妹夫?”

    李榕岔开了话题:“哥,以前的时候,我最佩服你,现在,我最佩服两个人了,其中没有你!”

    李?#36965;骸?#21738;两个人?”

    李榕说:“我佩服的第一个人,自然是严俨!一个人装疯卖傻,一天容易,成年累?#25134;?#38590;了!严俨却是一装就是八年!这八年来,他心无旁骛,专心练功,终于练成了盖世神功!无论天赋还是坚忍,皆是当世无比!”

    李岩连连点头:“不错!”

    李岩和李榕都是高智商的人,却也绝对想不到严俨是?#24187;?#36716;世重生者!

    李榕说:“我佩服的第二个人就是骆洛神了!严俨已是个公认的废物的,骆洛神还是不离不弃。结果,瞬间废物变天才!”

    说到这里,李榕突然叫了起来:“哥,我想到了一个可能:莫非严俨把他?#21543;?#30340;秘密,暗中告诉了骆洛神?”

    李岩摇了摇头,说:“我在济城的会所开业的时候,你也参加了。至少在那个时间段之前,洛神并不知道严俨是?#21543;怠?#30452;到严俨说出了‘我是唐僧你是白骨精’的暗语。”

    李榕又问:“莫非骆洛神早就知道严俨身怀绝世武功?”

    “不可能!洛神不可能欺骗我!”李岩说:“我推测真实情况应该是这样的:严俨练了八年武功,一直没有获得突破。直到严欢前往碧玉山庄迎娶洛神的?#32728;歟?#20005;俨突破了,一下子成了绝顶高手,打得严欢落荒而逃。”

    李榕一下子紧张起来:“哥,在那一天,要是严俨没有及时获得突破,骆洛神岂不是要被迫嫁给严欢了?”

    李?#39029;?#40664;了一会,说:“一切,都归结于‘天意’二字。”

    李榕想了一会,说:“哥,事到如今,我为骆洛神感到不值!”

    李岩惊问:“怎么了?”

    李榕说:“假如当初骆洛神嫁的是你,以你对她的痴情,绝对不会再找别的女人!但是,严俨在得到了骆洛神的同时,又有了秦落雁!我敢肯定:骆洛神要是嫁的是你,一定比现在幸福!”
内蒙古快3直播开奖
<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
<cite id="bhzpj"><span id="bhzpj"></span></cite>
<ins id="bhzpj"></ins>
<cite id="bhzpj"></cite>
<cite id="bhzpj"><i id="bhzpj"></i></cite>
<cite id="bhzpj"></cite>
<thead id="bhzpj"></thead>